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国际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中国军人和女性
来源: 大略网  发布时间:2018-09-21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中国军人和女性
——访一战研究和收藏者尹仑
杨雅舒
 
导引——9月30日是中国的烈士纪念日,纪念近代以来为中国的尊严、荣誉和自由牺牲的无数优秀中华儿女,正如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镌刻的毛主席题词:“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远在万里之外的法国陆军公墓,却埋葬者一位中国军人,他就是唯一代表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并牺牲的马毓宝中校。一百年前,这位中国军人为什么会孤身前往万里之外的法国?为什么要为了中国的尊严和荣誉而参加一战?阵亡后又为什么埋在法国陆军公墓?带着这些问题我采访了长期收藏和研究一战文献与历史的尹仑博士。
 
 
尹仑,一位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的青年学者,长期在青藏高原从事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令人没想到的是,他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研究和收藏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当有人问他为什么对这两个不同领域的工作潜心钻研时,尹仑说:“学术研究是兴趣,古玩收藏是爱好,收藏是研究之基础,研究是收藏之升华,是故潜心文章、不求闻达、慎独自省,承先祖之讲武护国,续家学之刀耕生态,开全球之水治气候,方得文武张弛之始终也”其实,在尹仑的心中,与研究和收藏结下不解之缘,是因为一战与云南有着一份特殊的联系
  尹仑曾经在法国留学,他记得在他住的街区有一个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纪念碑,每年的十一月份,都会有军人举着法国、英国和美国的国旗,在纪念碑前举行仪式。这引起了尹仑的兴趣,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中国人来说是熟悉的,但是一战却是相对陌生的,好像和中国关系不大。
在随后的岁月里,尹仑开始关注一战,逐渐发现了一战和中国的关系:首先,中国不仅是一战的参战国,更是战胜国。但这个战胜国的身份却名不副实,除了战败的德国向中国归还了于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时期在北京抢掠的浑天仪、地动仪等古天文观象仪以外,并没有给当时的中国带来实际的尊严与利益,相反,同样是战胜国的日本却妄想继承德国在华势力范围,妄图占领中国山东青岛!“真是弱国无外交!即使是战胜国,也只有屈辱!”每每谈及此事,尹仑都会愤愤不平地说到。不过还好,在国内民众强大的压力下,当时的中国政府最终没有在损害中国利益的巴黎和会上签字。其次,中国在一战期间曾经向欧洲派遣了十四万劳工,其中有九万多人被分配到英军,三万多人被分配到法军,还有一万多人为美国赴欧远征军服务,这些华工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长期以来,中国在一战中的功绩并未被重视。一战之后,华工做出的牺牲与贡献并没有得到相应的认可。在巴黎和会上,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完全否认华工的牺牲,他宣称“中国既没有花费一个先令,也没有损失一兵一卒。”直至近年来才有一些华工的研究及其书籍问世,英法等国各地也开始兴建华工纪念碑并在当年牺牲华工的墓地举行纪念仪式。但是,即使如此,西方各国对中国人在一战中的印象也仅仅是受雇佣的苦力和劳工,甚至有些西方人还污蔑华工,一篇报道提到1918年那次横扫欧洲和世界的“西班牙流感”就是华工带来传染的!
尹仑不禁一直思索,同样是同盟国和战胜国,为什么中国和日本在西方人的印象中差距如此之大?后来尹仑得出了结论:“战争的主角与核心是军人,而军人代表着国家的荣誉,没有军人的参战,国家的荣誉也无法彰显。这就是为什么一战时虽然没有日本人远赴欧洲,但日本军队却攻击了在中国山东青岛的德国军队,因此算作‘真正’参战,而中国虽然向欧洲派遣了十四万人,却因为不是军人而被忽视甚至污蔑!我一定要找到中国军人参战的史料和证据,向西方人证明中国是名副其实的参战国,维护中国在一战中的战胜国荣誉!”
在这一誓言之下,尹仑利用法语的优势,开始收集与中国有关的一战史料、文献和实物,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十多年的积累,尹仑收集到了关于中国军人参加一战的中文、法文和英文文献史料,并收藏到了相关的勋章、照片和图画。尹仑发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仅有中国军人正式参战,还有中国女性以护士的身份前往法国照料受伤的士兵。
一战中的中国军人:滇军军官马毓宝
马毓宝,字善楚,云南昆明人,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滇军中校,回族。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马毓宝通过当时法国驻云南蒙自领事福拉远了解到了欧洲战况,身为军人的马毓宝一方面痛恨德帝国主义的残暴,一方面又想到中国国势太弱,要想振兴中华、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只有在实际战争中历练,然后再回祖国效劳。于是1916年12月,精通法语的马毓宝到河内,经法国总督面试后,送到安沛法国军营服役。1917年2月马毓宝随军开赴非洲,先后在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法国驻屯军中服役。当得知中国正式加入协约国对德宣战后,马毓宝立即写信给云南省当局请求批准参战,并得到了云南都督唐继尧的鼓励。云南省当局即以正式公文致中国驻法公使,照会法国陆军,马毓宝遂被编入法国陆军外籍志愿军团义勇挺进团,开赴法国北部旧庇卡底省前线作战。1918年3月,马毓宝在法国北部旧庇卡底省索姆河大战中头部中弹,伤势严重,幸得及时救护治疗,才度过险情。伤愈不久,马毓宝又投入战斗。6月在瓦兹河左面的色尔河前线大战,马毓宝又受了重伤,瓦斯中毒后不省人事,被送往巴黎医院治疗调养。法国政府为表彰马毓宝的功绩,特颁发荣誉十字勋章以资鼓励。秋天,马毓宝重返前线,参加旧庇卡底省的第三次大战。1918年9月2日,在索姆河亚眠城东面的哈姆前线,马毓宝不幸中弹受伤,后在送往巴黎救护的路上不幸壮烈牺牲,年仅24岁。
叙述完马毓宝的壮烈而传奇的一生,尹仑由衷钦佩地说:“一百年前,马毓宝是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仅有的六个中国军人之一,也是唯一在战场上阵亡的中国军人。马毓宝牺牲后,当时的中法两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礼遇:法国授予他战争十字勋章、葬于法军阵亡将士公墓,并标明马毓宝是为“法国而死”(Mort pour la France);中国当时的黎元洪大总统为马毓宝题词“邦家之光”,南方军政府大元帅孙中山题词“黄胄光荣”,云南都督唐继尧撰写百字祭文,中国陆军部追认马毓宝为“宝威将军”。云南都督府为马毓宝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公祭仪式,并入祀忠烈祠,仪式由唐继尧亲自主持,一战战胜国驻华公使全部参加。作为一战中的中国参战军人,马毓宝生于云南昆明,是云南陆军讲武堂的毕业生,曾任滇军中校副营长,参加过二次革命和护国战争,同时也是回族,赴法国后又参加了外籍军团。上述传奇的经历与不同的身份归属,使得今天人们在看待马毓宝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事迹时,产生了从国家、地方和民族等多重维度视角下的记忆和叙述。马毓宝为中国、为云南赢得了百年荣誉!”
    一战中的中国女性:东方的“花木兰”
一个偶然的机会,尹仑收藏到了一份法国颁发的褒奖状,在褒奖状的上方是一枚鎏金的奖章,由于褒奖状被安放在玻璃镜框中,所以保存完好,而且奖章的鎏金至今犹存,整枚奖章在日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
在这枚法国奖章的上方,用汉字写着“法国战事纪念”六个字,下方也镌刻有中文的数字“一九一四至一九一八”,中间则是一位法国士兵用刺刀刺向一只落地挣扎的鹰,鹰是德国的代表,在这位法国士兵的头顶,用法文写着:“France 1914-1918”。奖章顶部用用蓝白红三色的带子系住,代表法国的国旗。在奖章的四周,用英文镌写下了“In Memory of the GREAT WAR IN FRANCE(纪念在法国的伟大战争)”。
 
经过尹仑的考证,这种奖章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后,法国为了感谢参战的中国人而专门颁发的,大部分都颁给了华工。英国在同时期也给华工颁发了奖章,但只是沿用其他奖章的模子,仅在奖章边沿不起眼的地方上刻了“Chinese”。相比起英国的奖章,法国的奖章不仅专门设计了图案,而且在奖章的正面镌刻上了中文,更显示出对中国人的尊重。
但尹仑收藏的这枚奖章比起其他的同款奖章更加特别,首先是保存状态非常之好,由于被玻璃保护,奖章的鎏金没有被岁月侵蚀。其次是与众不同,其他的奖章只有单独的一个章,而尹仑收藏的却还有奖状环绕,在奖章的顶部还用法国国旗作为系带,这是最高的荣誉。
那么是什么人获得了这枚奖章呢?带着疑问尹仑继续阅读和翻译了奖状上面的英文,当看完这段文字时,尹仑不由得感到震惊和兴奋,奖状上面的文字清楚地写着这枚奖章是颁给三位中国女性的,以褒奖她们作为“Women’s Foreign Mission Association(国外妇女协会)”的成员,在法国圣乔治地区所做的服务。欣喜之余,尹仑也颇感遗憾,因为奖状上注明了这三位中国女性的姓,但却略去了名,所以我们今天只知道这三位中国女性的姓,她们分别是高女士和两位姜女士。
在那个烽火连天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她们为什么远赴重洋之外的欧洲?为什么参加战争?有着怎样的故事?她们从事什么工作?在“战争让女人走开”的大时代中,她又有哪些不同寻常的经历?于是带着上述的疑问,尹仑开始查阅档案和史料,并不远万里到法国国外妇女协会查询,值得庆幸的是经过一百多年,法国国外妇女协会依然存在,协会办公室位于巴黎13区,但遗憾的是协会并没有太多关于这三位中国女性的资料,只记录了她们曾经在教会医院作为护士救护法国受伤的士兵。
手捧着这三位中国女性的一战奖状,尹仑不无感慨地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无论何种文明,都会有战争。在人类社会中战争一直以不同的形态和规模相伴随,从这个意义来思考人类文明与社会时,战争是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和现象。而每次战争,不论形态不同与规模大小,都会有女性的参与。通常认为,女性一般是战争中的弱势群体或者被动受害者,但在很多战争中,女性不仅主动积极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还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近年来,女性在战争中的作用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人们试图理解性别与战争之间的相互影响。中国女性自古就有巾帼不让须眉的传统,古代有花木兰替父从军的佳话,近代更有云南妇女战地服务团抗战救国的壮举。这三位参加一战的中国女性,她们的详细事迹虽然已经掩没于历史,但她们依旧是中国女性、中国的骄傲!
结语
今年11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终战和胜利100周年,当年的英法美等西方同盟国都会举行盛大的纪念仪式,尹仑也收到了法国的邀请将前往巴黎出席世界和平大会。届时尹仑会带着中国在一战中唯一阵亡的军人、云南滇军军官马毓宝的照片和中文资料复印件前往巴黎,让参会的各国人士了解和知道这位为了一战胜利而献出生命的中国云南人。尹仑说:“埋骨何须桑梓地,青山处处留忠魂!到时,我要到马毓宝的墓地,亲自去祭拜这位埋骨他乡的昆明老乡,陪他讲讲家乡话。”访谈即将结束之际,看着这些一战的收藏品,尹仑不无感慨地说:“在今年十一月份我将在美国的军事历史期刊上发表一篇题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与中国军人》的英文文章以示纪念,我觉得应该让今天的世人知道一百年前参加一战的中国军人与女性,他们为一战的胜利献出了生命和青春,为中国争得了荣誉,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尹仑简介
尹仑,白族,博士,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云南省第十八批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后备人才,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黃埔軍校後代聯誼會抗戰史研究中心副召集人,云南省八路军新四军抗日历史研究会副会长,美国《军事勋章与奖章》期刊(Journal of the Orders and Medals of America)特约撰稿人。研究和发表了多篇关于元代海军、清末新军、辛亥革命、护国运动、靖国北伐、红军长征和抗日战争的军事历史学术论文。
责任编辑:范壮
 
 

德州市委宣传部主管  德州广播电视台主办  大略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3021812号-1   

奏嘛德州手机台:dztv.qingk.cn    微信公众平台:dztvtv   邮箱:dztvtv@126.com  

地址:德州市东方红西路1266号德州广播电视台13楼  邮编:253012